网球拍什么牌子好:维尔胜Wilson全球网球拍销量最大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经常会有网球爱好者这样问,哪些网拍的品牌值得消费者信赖呢?消费者该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网球拍品牌呢?时常听见很多球友问一个看似很简单的问题,网拍到底什么品牌比较好,下面小编给你介绍一款全球网球拍销量最大,最受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欢迎的品牌维尔胜Wilson。维尔胜Wilson是全球网球拍销量最大、最受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欢迎的品牌.Wilson旗下产品十分丰富,包括几乎所有网球产品,Wilson也是最早把金属投入到球拍的设计和制造中来的公司,Wilson无论是在亚洲、欧洲、北美都有广阔的市场.,1913刨于美国,世界运动产品的焦点和运动器材制造业的领导者之一,国际著名网球运动产品领先制造商。诞生于美国芝加哥的wilson品牌是世界运动产品的焦占和运动器材制造业的领导者之一其核心运动产品包括球拍类(网球,壁球和羽毛球).美式足球,篮球,棒球,排球,高尔夫球,运动鞋与运动服装等。Wilson在网球用品方面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品牌,无论在亚洲、欧洲、北美帮有广阔的市场是全球销量第一、最受消费费者欢迎的品牌。1913年:wilson公司的前身艾士朗(Ashland)制造公司在美国芝加哥成立;1914年:总裁托马斯伊威尔胜(Thomas E,Wilson),把业务定位在体育用品上,通过技术革新和产品质量的提高,公司得到不断成长;1927年:第一次引进密封罐装网球1935年:4款艾斯伍.賓士( Ellsworth Vines)网球拍面世,标志着WilSon网球拍平衡科技方面的革新,选手从此可以选择重心偏向拍头或握把的球拍;1947年:“现代网球之父”杰克克雷默(Jack Kramer)与Wilson开始了漫长的友谊之旅;1967年:T2000网球拍诞生,采用镀铬镍和特殊钢台金制成,强度提升和重量减轻等特点震撼了网球界,打破了以往任何销售记录;1979年:美国网球公开赛(US OPEN)的比赛指定用球一直由WilSon公司提供;1980年:wilson精心研发的专业系列ProStaff网球拍面世;1987年:第一支宽边网球拍Profile面世;1990年:wilson推出大榔头(Hammer 2.7si)网球拍,是当时甜区位置最高最大的网球拍年:wilson成为美国职业网球协会指定网球鞋品牌和服装品牌;1999年:在业内最收欢迎的10款网球拍中Hyper Carbon占了6款;2000年:Wikon开发了革新科技的”大榔头球拍。Hyper Hammer 2.6大榔头球拍赢得2001大众机械杂志的设计奖项;2004年:nCode网球拍上市,习烁着尖端科技结晶的纳米技术被应用于Wikon的网球拍;2005年:Wikon成为US OPEN专业网球穿线服务赞助商,成为澳洲网球公开赛指定用球赞助商,WilSon推出女性网球精品系列W line系列产品;2006年:罗杰费德勒-从10岁开始使用Wikon网球拍,在四大满贯比赛中赢得三场,与W ilSon签署终身协议。

威尔逊及创始人:一个非正统的观点(下)

作者保罗·里佩尔是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政治系名誉教授,南京大学范敏越和许蓝志同学对文章进行了初稿翻译,南京大学张桐老师对全文进行了修改和校对。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开启了我国行政体制演变的第四个重要阶段——官僚国家。“官僚”这个尚未定义的标签之所以适用于当前时期,是因为这个词的模糊性完全符合我们对当今行政状况的复杂感受。

社会系统本身就包含自我毁灭的种子。正如第一个行政国家的阿喀琉斯之踵(致命弱点)在于其广泛存在的精英主义,而杰克逊激进主义时代的弱点则在于权力的腐败倾向。第二个行政国家的脆弱性是由共和党人和人共同造成的,他们对其非凡成就、积极的行政国家和作为基础的古典管理理论的期望过于盲目和夸大。到20世纪60年代,两个罗斯福政府的行政体系已经成为一个完备的行政政府,其重心在华盛顿,并由华盛顿提供资金。人们期望首席执行官管理几乎所有的事情。

每个时期都有自己的补救方案,以弥补之前制度的不足和危害。还有一句格言:一事顺则百事顺(Nothing succeeds like success)。某些药物起初很有效,但后来用得多了,就会再次生病。正如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在1969年所断言的:“政府病了。”他本可以说:“又病了。”说难听点,我们的两剂神药是总统委员会对中央行政管理的官僚力量,兼具汉密尔顿式的无情,以及“党派人士恶毒而过度的活动”所拥有的权力(这是1879 年伊顿的话)。每一剂药物内部的精确配方都不是完全相同的,但其基本成分却有许多共通之处。有意思的是,1983年,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呼吁,通过里根人事管理办公室(Reagan 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的内部机构回到分赃体系。

可以肯定的是,从1945年到20世纪60年代,我们感受到了快乐。朝鲜战争结束后,长期的繁荣造就了史上最长的人力短缺时期,肯尼迪把荣光带回了总统之位,让我们登上了月球,约翰逊的“伟大社会”计划让我们对民权与城市发展充满了向往。

在早期目标的指引下,行政方面的改革继续进行。让我们再次按照前述标准的顺序回顾一些重要行动。1948年至1950年间,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和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等机构的成立,引发了最引人注目的组织变革。能够与之相匹敌的是1970 年旧分赃体系的核心——邮政部门——的消亡,并且它转变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国有企业——美国邮政服务公司(U.S. Postal Service),拥有全面的奖励制度和足以维持收支平衡的业务。1949 年和1955年,胡佛委员会激发了一系列渐进的补充与合并。从1949年开始,优秀人才进驻,工资大幅提升,入门考试招收范围扩大,吸引了大批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系统分析和绩效预算进入决策体系,数据处理转变为信息系统。约翰·肯尼迪将正式的劳动关系引入公共部门,在约翰逊的领导下,出现了第二波令人印象深刻的民权法规和执法浪潮。1945年的《公司控制法》(Corporation Control Act)和1946年的《行政程序法》(Administrative Procedures Act)在各自领域都具有重要意义。在财政方面,越来越多的资金以补贴形式分配给了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最后,尼克松总统实行一般收入分配,结束了1836年以来令人尴尬的盈余分配。尽管在联邦预算突然增加的压力下,再加上个人转移支付体系的迅速发展,预算仍旧维持了基本的平衡。未指数化的所得税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持续的繁荣促进了国民生产总值增长,其增速高于累积赤字,使得数量巨大的累积赤字似乎不那么具有威胁性了。1974年的《预算及截留控制法案》(Budget and Impoundment Control Act)规定了预算时间,并为拨款总额提供了统一方案。计算机和运筹学象征着定量分析的复苏,也正是在这个方面,新技术对一般管理产生了很大影响。利益冲突规则得到强化,问责和责任方面似乎也很顺利。在上述所有方面,我们都有所作为。此外,大约在1967年以前,该体系作为一个整体似乎运转得还不错。尽管如此,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我们的行政国家仍陷入了困境。正如德鲁克15年前所说的那样,“我们正迅速转向对政府的质疑和不信任,年轻人甚至开始反抗政府。出于习惯,我们仍旧把社会任务交给政府,一遍又一遍地对失败项目进行修补,并坚信这没有什么错,然而程序上的修补或一个‘优秀的管理者’都无济于事”。果不其然,尼克松在1971年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了宏大的改革方案,他提议将整个联邦机构置于四个传统机构的领导之下——国务院、财政部、国防部和司法部,再加上自然资源部、人力资源部、经济事务部和社区发展部等四个新部门,它们全部隶属白宫及其中央机构。当然,由于之后的尼克松危机,该计划失败了。

即使在最先进的工业社会,人们对政府失去信心也有征兆。越南战争、国内骚乱、水门事件、尼克松被弹劾与辞职,以及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大萧条,这些都深深地刻印在我们的脑海中。德鲁克提到,尽管有数十亿资助,城市低收入区依旧破败不堪;拯救家庭农场的计划最终却促进了农业公司的生意;错综复杂的法律法规也令人困惑。1883 年的《彭德尔顿法案》仅有4页,1978年的《文官制度改革法》(Civil Service Reform Act)却长达116页。哈佛大学校长博克(Bok)在1980年说,“谁能想到,上万字的监管条文中只有45个字是为残障人士提供的机会”。鲁弗斯·迈尔斯(Rufus Miles)强调了地球生态系统的敏感性,无法相互依存,以及复杂技术系统极易受到事故、渗透和破坏的影响,1977年的纽约大停电以及同期学生入侵计算机系统的恶作剧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采购周期的延长非常危险,作为国防支柱的重工业也深陷困境。令人沮丧的是,当国会和法院将行政司法化时,每个人都在上诉,导致公共就业再次成为一种资产。司法部门也开始管理选举和教育,因为最高法院不考虑立法者的初衷,允许民权修正案凌驾于宪法的其他部分之上。这一切的共同点似乎不仅仅在于司法系统的明显过载,而是整个系统的过载,以及人们对此产生的厌倦。

在过去的四次总统竞选中,华盛顿的“官僚”总是成为替罪羊。它们确实存在问题,而且问题的根源也主要是在华盛顿,但是,“官僚”——即大量的公务人员——已经不再是联邦层面的问题了,过去30 年一直如此。联邦公务员已从210万人增加到将近290万人,但其增长仍低于人口增长的比例。与此同时,受联邦资金刺激,州和地方的公务人员翻了三倍,从1950年的大约400万激增到1980年的1 300多万。除此之外,近90%的联邦服务机构不在华盛顿特区,而且联邦服务机构也从未分布得如此广泛,仅在德克萨斯州就有15万人。大部分的“官僚”不在华盛顿,就在我们生活的地方。此外,预算中有大量资金分配给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用于个人转移支付以及国防事务,弗雷德里克·莫舍(Frederick Mosher)估计,联邦预算中“拨给联邦政府开展国内活动”的比例不超过5%至7%”。也就是说,联邦政府的具体花费确实非常少。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内战结束后,有人说共和国军队(北方) 曾经拯救了国家,现在想要回去。如今,大多数公务员都在为我们服务;通过补贴和转移支付,我们获得了大约60%的联邦预算,以改善我们的生活和个人命运。一个世纪前,在激进共和党人的领导下,以多数主义、自由、经济和其他名义,我们的土地和资源向所有人开放。如今,几乎没有什么类似的资源可供使用。相反,四分之一世纪以来,通过一种渐进主义,在我们连任的参议员和众议员的热心帮助下,我们为自己投票,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即使像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这样的总统也不例外。

在这种情况下,改革依旧是一项艰苦卓绝的任务。再次重申,我们自己才是根本。现在,如往昔一样,人们普遍感到有些地方不甚合理,并且非常渴望改革,今天的情况与19 世纪有许多相似之处。

1876年建国百年之时,仍然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相反,却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困惑的选项,例如禁酒党、美钞党、自由共和党、顽固保守党、黄金、单一税党和社会党。由于选民寻求纲领性领导,主要政党迅速交替掌权。像1884 年克利夫兰那样,里根(Reagan)竞选成功,在共和党和交替执政的四届政府中,他第一次提出了一个基于历史原则的计划。克利夫兰主张缩减开支,尤其是在政治上回归廉洁和公正,这一点固然重要,但却未涉及经济、自由或平等等基本问题。也就是说,克利夫兰的主张是一个“如何做”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做什么”的问题。

里根就职演说的主题是“政府不是问题的解决方案,政府才是问题所在”,这是几十年来为削减开支而进行的第一次严肃斗争(retrenchment,一个19世纪的术语),经济、效率和放权等旧口号再次出现。

里根三管齐下的计划十分恰当,但在具体操作上却有三个主要缺陷,面临两大难题。

最根本的缺陷在于其三个目标的根本属性,就像克利夫兰一样,它们强调的是“如何做”而不是“做什么”。三个目标没有说明哪些地方应该削减,哪些地方不应该削减;哪些应该分权,哪些不应该分权。它们似乎不是实质性的,只是程序性的问题。效率也是如此。所谓实质性以及“做什么”,需要回顾一下格兰特和麦金利(McKinley)两任总统之间的那段时期,当时的根本争论是工业是否会取代农业成为国家的优先事项。麦金利在1896年大获全胜,然后问题变成应该发展什么样的工业主义,当时有三种选择:马克思主义(Marxism)的国有企业道路;卡特尔主义(cartelism);重拾《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Act),支持强制竞争。在西奥多·罗斯福和威尔逊的指导下,我们选择了第三条道路。尽管如此,这场战斗被一场软硬货币争论和其他次要问题搞得十分混乱,比如克利夫兰关心的那些问题(这些问题固然需要解决,但它们分散了政治注意力)。也就是说,里根的计划在本质上与克利夫兰的主张一样,没有回答“做什么”的问题。

现在的关键问题不仅仅是控制政府,而且在于达到什么目的。至少从1960 年开始,我们已经进入了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所谓的后工业时代。问题仍然是,瓶中酒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不像1900年那么简单,当时,工业主义提供了一个明确的答案。让我们考虑以下情形。

目前我们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走高科技知识加工的道路,走向世界前列;二是重视并重建我国的重工业基础。两者都要追求,但方式不同。一方面,凭借我们的研发基础,推动高科技发展;另一方面,关于重工业,费利克斯·罗哈廷(Felix Rohatyn)——纽约市金融复兴的主要推手——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没有坚实的工业基础就不会有强国。我们通过克莱斯勒(Chrysler)得到的支持来改造重工业基础,当然要依靠昔日重组金融公司(Reconstruction Finance Corporation)的新版本。也就是说,今天对待工业要像世纪之交对待农业一样,这两者都不再是我们关心的主要问题,但两者都必须保持高效可行。这种方法,加上对公民权利和的持续关注,以及对能源和生态的严格管理(二者的法律基础已经具备),目前来看最有实质性意义,然后,再利用古典经济学的一些良方,经济、效率和放权就可以发挥出更大作用。

这样的规划几乎对所有人都有好处,至少有足够的可能性获得强大的政治支持。作为回报,即使是一个平庸的政治领导人也能够提出要求,通过紧缩必要的开支和采取高额税收来拯救财政体系。而要实现这样的规划,需要智慧和技巧。

正如林肯认识到的,这一规划意味着个人、经济自由与机会之间是共生和互助的关系。这一核心论题就在我们的传统之中,也在两大政党的传统之中。

里根方法的第二个缺陷在于使用传统理论来攻击行政部门的组织结构。今天,主要问题并不在组织层面,而在国会和政党制度中。行政需要细微的调整,但不需要过多的关注,也不需要更多的层级、渠道和文书工作。虽然古典管理是有效的,但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实现了古典管理,现在行政机关需要的观念是阿什比定律(Ashby’s Law of Requisite Variety)。简单地说,就是斯塔福德·比尔(Stafford Beer)的说法,“只有控制机制实现多样性,才能成功应对其所控制的系统的多样性”。现在的行政能力如同一架747飞机的仪表盘一样优秀, 而问题出在了副驾驶——国会和政党制度。

第三个缺陷是,在政府需要各种经验和专业知识的时候,文官制度受到不断抨击。人事问题依然存在,1978 年的《文官制度改革法》应该坚决地执行下去。此外,由于经常被攻击,以及衡量标准不再是行政效率,一些事务官正在走向党派化和政治化,这自罗斯福以来从未出现过。最近几任总统犯下的一个基本错误是,利用白宫人员(自其产生以来已大大增加到450人或更多)和所有其他可利用的文官来建立一种与政治体系其他部分相分离的“总统私人政党”(President’s personal party)。这并不能确保得到国会的支持,而且目前正在将白宫人员、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以及大部分政治任命官员的许多职能从他们的行政与政策控制中分流出去。一些分流是合适的,但是以这种方式回到分赃制度只能是自我毁灭。

此外,如果总统们能像罗斯福那样,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像约翰逊和尼克松那样,去使用这些“政党”,那这些“政党”仍然是相当可行的,尽管所有的改革都针对他们。也许到那时,也只有到那时,一个政党和总统的联合,以及一个心存感激的国会,才能解决立法部门的组织分裂问题,这是自1946 年以来很少涉及的。关键是如果国会想要通过统一自身来获得权力,每个国会议员就必须放弃权力,这和说服广大选民放弃个人利益一样困难。但是,如果所有人都分享利益,所有人都分担牺牲,这是有可能的。无论如何,在为时晚矣之前,我们必须做一些尝试。

里根的其他问题源于右翼支持者对政府的不断骚扰,他们往往打着削减开支的幌子,狂热地兜售自己的各种世俗或宗教理论。一个总统如果有一个广受支持的计划,就不必担心这些零碎的反对声音。当然,就像世纪之交一样,我们迫切需要道德、原则和廉正,但我们更需要的是,在务实和关怀的基础上重新使用社会伦理,而非任何刻板的教条神学。

如果政府被频繁的海外军事行动所牵制,可能会出现更多麻烦,这种情况此前经常发生。首先我们应当优化自己的政治运行。

至于里根政府能否——比如从克利夫兰政府——上升为更高级别的威尔逊政府或罗斯福政府,则值得怀疑。与之抗衡的力量是强大的,而里根的改革计划充其量也只是令人印象深刻。尽管如此,里根仍有可能在1984年获胜。无论如何,在面临更严重的危机之前,但愿我们不会再遭遇一连串的哈里森和麦金利。可以要求我们做出牺牲,但必须是值得做出的牺牲。

众所周知,政治与行政二者实乃水融,两者都是有效行动的核心。一方面要把它们以相互促进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同时又要让它们处于各自的适当位置;另一方面是要认识到每一个“适当位置”都会随时间而变化,对于这一或任何其他的目标-手段连续体,没有永久的解决方案,没有固定的范式。在政治-行政爱恨交加的联姻中充满了波折,但人们依旧有意愿和能力采取相关行动,影响历史进程。

本文旨在通过美国历史上的四个阶段来展示行政国家的演变趋势。本文的另一个次要主题可以用沃尔多1948 年的结束语来概括:“对组织的正式分析, 如果不考虑激发组织的目标,就只是对琐碎小事的乏味陈述。”同时,我也想强调哈里·杜鲁门(Harry S Truman)的先见之明,“总统要面对的大多数问题都源于历史”。我坚信在历史里可以发现富有启发性的解决方案。

如果兰帕德担任纽卡斯尔队主教练五名切尔西球星可能会签约

这位前切尔西主帅被传可能接替纽卡斯尔联队的史蒂夫布鲁斯,他可以在转会市场上向他的老东家寻求灵感。

弗兰克·兰帕德目前是博彩公司预测的下一任纽卡斯尔联队主教练的第二大热门。

布鲁斯上周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说:“我想继续,我希望有机会向新东家展示我能做什么,但你必须现实一点,他们很可能希望有一位新教练来为他们做一些事情。”

“新老板通常想要一个新教练。我已经用足够长的时间来理解这一点。如果我没有参加对热刺的1000场比赛,你可能会说那只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我认为这不会很残酷。这只是足球。”

随着布鲁斯看起来越来越有可能失业,兰帕德被越来越多专家认为将接手纽卡斯尔,各种博彩公司将他定价在4/1到6/1之间。

那么,如果兰帕德真的转会到圣詹姆斯公园,他是否可以向他的老东家切尔西寻求一些新的引援?大家一起来看看下面五位球员:

这位丹麦国脚尽管是本赛季迄今为止切尔西最好的后卫之一,但他的蓝军合同还剩不到12个月,可能会在明年夏天离开。

就目前而言,克里斯滕森可以在1月转会窗口期与外国俱乐部就签署合同前协议自由交谈,但如果纽卡斯尔来嗅探,他可能会被他们现在拥有的财务实力所吸引。

洛夫图斯-奇克在国际比赛日之前对阵南安普顿的比赛中首发出场,并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他仍然可能希望离开切尔西。

托马斯·图赫尔在中场角色方面有很多选择,这意味着洛夫图斯-奇克要在斯坦福桥成为一线队的常客将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这位27岁的中场球员本赛季只在切尔西的所有比赛中出场3次,可能会在一月或明年夏天离开俱乐部。

巴克利的蓝军合同还剩下不到两年的时间,这意味着他可以在夏天以更低的价格出售,与兰帕德的重聚可能会成为现实。

兰帕德去年夏天将这位摩洛哥国脚带到了斯坦福桥,这位28岁的球员在这位前蓝军主帅的带领下展示了他不可否认的天赋。

这位前阿贾克斯前锋本赛季仅在切尔西的所有比赛中出场6次,尽管在与伤病问题作斗争之后,但他可能会在其他地方寻找转会到他可以成为赛场常客的地方。

另一位兰帕德签约的维尔纳和齐耶赫一样,可能会因为缺乏一线队机会而感到沮丧。尽管他曾经为卢卡库的到来欢呼,但卢卡库在夏天到来之后,他在一线队的上场机会更加有限。维尔纳在蓝军的七场英超联赛中首发了三场,本赛季迄今为止只打进了一个进球——对阵南安普顿。

前切尔西后卫弗兰克·勒博夫警告说,如果托马斯·图赫尔对蒂莫·维尔纳不表现出耐心,那么这名前锋在斯坦福桥将是“失败者”。“维尔纳在德国时展示了他的才华,你不能失去它,但他需要重新找到它——就像骑自行车一样,你永远不会忘记,”勒博夫说。

另据BILD报道,纽卡斯尔联队有兴趣在一月转会窗口从切尔西签下蒂莫·维尔纳。虽然维尔纳去年夏天才转会到蓝军,但凭借喜鹊现在拥有的财力,他们可以将这位25岁的郁郁不得志的球员引诱到圣詹姆斯公园。假若明天来临,维尔纳与兰帕德的重聚可能是这位前莱比锡人在英格兰站稳脚跟的好机会。

英超:纽卡斯尔联vs热刺士气高涨纽卡全力出击!

昨晚拉齐奥虽然在上半场先丢一球,但是到了下半场国际米兰部分球员体能出现了一些问题,球队也趁机加快了进攻节奏并且连入三球以3:1的比分逆转了对手,公推顺利回红。昨天整体平平淡淡,周末收官战争取更好的收获!

公推转战英超,更多赛事分享在我的同名公众号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围观一下。

纽卡斯尔联在国家比赛日被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以3亿英镑收购,在这个冬窗球队肯定有大动作。纽卡目前战绩比较差7场比赛只收获了3场平局刚好处于降级区。

纽卡斯尔联上轮比赛客场1:2输给狼队,球队本赛季8场各项赛事都未能取胜。纽卡斯尔联换老板后换教练的呼声也非常大,但是俱乐部高层经过慎重决定后还是让布鲁斯继续执教球队,本场比赛也是他执教生涯的第1000场比赛。纽卡斯尔联本赛季面对实力稍强的队伍都是打5后卫的,球队由于实力有限场面打得相对比较保守本赛季没有一场比赛控球率领先过对手。今晚的比赛杜布拉夫克和杜海特继续因伤缺席。

热刺本赛季联赛成绩有些像坐过山车,球队开局三连胜一度登顶榜首,但是接下来三连败又掉出前6。目前球队以4胜的战绩排名第9。

热刺上轮联赛在主场2:1战胜维拉,终结了球队之前的三连败状态开始回升。热刺本赛季还是有不小的变化首先主教练变成了之前狼队的主帅努诺,其次队内头号球星凯恩因为转会问题影响了状态,目前联赛一球未进。热刺本赛季大起大落的主要原因还是板凳深度不够,一旦孙兴民受伤球队就很难攻破对手大门。本场比赛前有消息透露热刺有两名球员呈阳性,但是韩国媒体确认这两名球员中没有包含孙兴民。

两队最近的10次交手中热刺取得5胜2平的成绩占据有优势,上赛季热刺在客场和对手2:2战平。

纽卡斯尔联换老板后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壕的俱乐部,球队打进欧冠是早晚的事情。本场比赛不仅是纽卡斯尔联换新东家的首场比赛,也是主教练布鲁斯的千场里程碑,球队绝对是战意十足,机构的走势也是更加偏向于主队。热刺实力是强过主队不少,但是队内大部分球员都有参加国家队赛事,体能方面相对于主队是劣势,今晚比赛纽卡斯尔联还是很有机会再热刺身上拿到分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高清图:孙兴慜霸气抡腿破门 手比相机留存经典

北京时间9月20日19时整,2020-2021赛季英超联赛第二轮的一场焦点战在圣玛利亚球场展开激烈角逐,由热刺客场挑战南安普顿。

上半场,哈里-凯恩两粒进球因越位在先被吹,亚当斯的进球也因越位在先被判无效,杰内波远射击中立柱,丹尼-英斯小角度低射破僵,哈里-凯恩助攻孙兴慜扳平比分。

下半场,哈里-凯恩三度助攻孙兴慜破门,孙兴慜完成大四喜,哈里-凯恩完成助攻大四喜。

北京时间9月20日19时整,2020-2021赛季英超联赛第二轮的一场焦点战在圣玛利亚球场展开激烈角逐,由热刺客场挑战南安普顿。

上半场,哈里-凯恩两粒进球因越位在先被吹,亚当斯的进球也因越位在先被判无效,杰内波远射击中立柱,丹尼-英斯小角度低射破僵,哈里-凯恩助攻孙兴慜扳平比分。

下半场,哈里-凯恩三度助攻孙兴慜破门,孙兴慜完成大四喜,哈里-凯恩完成助攻大四喜。

亚洲新球王诞生!27岁孙兴慜距亚洲历史第一只差三球!

韩国前锋孙兴慜目前已经成为了亚洲乃至是欧洲足坛都家喻户晓的球星了,这么说可一点都不夸张呢。要知道在前不久fifa足球游戏评选新赛季的封面人物时,孙兴慜的投票率就一度力压梅西C罗排名第一,可以看到对于能够在欧洲顶级豪门效力的大腿,特别是当这个人来自于亚洲时,外媒的眼光会更加独到。

有数据显示,在热刺4-0大胜水晶宫的比赛中梅开二度的孙兴慜已经在打进了自己留洋生涯的第118球,这距离亚洲留洋进球历史第一人、同样也是来自韩国的球星车范根保持的记录只差3球。

当年孙兴慜的前辈车范根在德甲留洋时在德甲以及欧战赛场上打进了总数121粒进球,这位韩国球星从1978年-1989年都在欧洲顶级联赛效力,并成为了欧洲联赛留洋的亚洲历史第一人。

然而今年还只有27岁的孙兴慜距离他前辈的记录只差3球,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前不久fifa公布的年度最佳阵容55人里,孙兴慜成为了亚洲历史上首个入围候选名单的亚洲球员。

虽然在热刺得到的荣誉不多,但是这些数据已经证明了孙兴慜的优秀,而且他也完全具备了成为未来亚洲新球王的资格,就是不知道他自己保持的记录会在多久之后会被其他球员打破。

热刺名宿:孙兴慜是世界级球星他现阶段比内马尔还棒

直播吧11月14日讯 在talkSPORT栏目上,前热刺球星杰米-奥哈拉与主持人安迪-戈德斯坦就孙兴慜是否是世界级球星展开讨论,奥哈拉认为,孙兴慜现阶段比内马尔还要出色。

本赛季为热刺出场的13场比赛中,孙兴慜攻入10球,他也刚刚力压队友凯恩,当选为英超10月最佳球员。

在足球界,很少有人能被称为世界级球星,只有捧起重要的奖杯才有资格获此称号。奥哈拉却认为孙兴慜已经是世界级球星,他比内马尔还要出色,与拜仁边锋格纳布里不相上下。奥哈拉表示:“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什么值得讨论的,他显然是世界级球星,一些球员也这么认为。”

“孙兴慜可以做任何事,既有速度又有力量,他能自己进球,也能帮助队友融入比赛。他在世界上最好的联赛效力,过去8场比赛,贡献8球2助攻。”

“孙兴慜好几个赛季都有这样的表现了,不是一场两场发挥好,他几个赛季以来的表现证明他是英超最好的球员之一。”

在被问到孙兴慜现阶段是否比内马尔还出色时,奥哈拉表示:“就现阶段而言,是的。如果他在拜仁效力,他也能做得很好。”

2016-2017托特纳姆热刺球员名单——查看:热刺主力阵容

(4231):弗尔姆/沃克、阿尔德韦雷尔德、费尔通亨、罗斯/戴尔、万亚马/拉梅拉、凯恩、埃里克森/扬森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任何人不得用于非法用途,否则责任自负。本网所登载广告均为广告客户的个人意见及表达方式,

和本网无任何关系。链接的广告不得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如有违者,本网有权随时予以删除,并保留与有关部门合作追究的权利。 特此声明: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南方财富网无关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

想要在网球比赛中出色发挥,好的网球拍是必不可少的。接下来一起来看看什么牌子的网球拍比较好?

Donnay是著名的网球品牌,是为数不多的拥有百年历史的运动品牌。80年代以前的木拍时代,Donnay在网球拍制造领域拥有极高的声望以及市场占有率。 1934 年,Donnay制造出了第一支木质网球拍。到了1969年,Donnay 已经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球拍制造商。同时,Donnay网球拍也成了许多著名球星们的第一选择。网坛传奇罗德拉沃尔(Rod Laver)、玛格丽特考特(Margerat Court)、瑞典球王博格(Bjorn Borg)、阿加西等等,都曾经是Donnay的赞助球员。

O3Speedport球拍,王子Prince独创设计,为速度而设计。更强有力的发球,更具穿透力的底线抽击,干脆利落的拦网。挥拍速度是打好网球的关键要素。它决定球在空中的飞行速度和施加给球旋球的速度,它可保证选手有更多的击球选择,使击球更准确。之前,只有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才能有这种超快的挥拍速度。但现在,几乎所有选手都可以体验O3Speedport超快挥拍速度。O3Speedport球拍穿过空气的速度比传统球拍快24,挥拍速度的提高是通过球拍整体挥拍过程获得的。

Wilson(威尔胜)是美国品牌,是目前国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网球拍品牌。全球网球拍销量最大、最受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欢迎的品牌之一。

威尔逊 中国花卉西方开

“整个北半球温带的任何地方,没有哪个园林不栽培源自中国的植物。”而传播这些植物的,是英国人威尔逊,他把中国称为“世界园林之母”。

100多年来,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他的名字。而在英国,哪户人家的花园里没有种着威尔逊从中国采回的花草?

作为20世纪初期著名植物学家,他曾用12年时间深入中国西部,采集了4500种植物标本,并将上千种植物种子带回西方。他对近代中国西部植物的研究,至今鲜有超越者。

威尔逊留下了大量反映中国风土人情的照片,被永久保存在英国皇家植物园。循着这些泛黄的照片,我们沿着威尔逊的足迹,回溯100年前的中国花园。

威尔逊全名厄内斯特·亨利·威尔逊( Ernest Henry Wilson),1876年出生在英国一个贫穷的铁路工人家庭,在6个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上小学的时候,威尔逊住在伯明翰市郊,每天要走4英里才能赶到课堂。上学路上,观察花草树木成了威尔逊的一大消遣。作为长子,威尔逊13岁时便辍学当了学徒花匠。3年后手艺出色的威尔逊被推荐到伯明翰植物园。

1896年,他在园艺技术考试中赢得“女王奖”,这为他敲开了英国皇家植物园——丘园(Kew Garden)的大门。丘园位于伦敦,始建于1718年,这里集世界园艺之大成,并且与皇室关系密切。威尔逊在丘园时,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国家奖学金。1898年,他取得了皇家科学院植物学讲师的资格。

正当威尔逊准备从事教学工作时,一个全新的机会展现在面前。在丘园主任威廉姆爵士的提名下,威尔逊受聘于维奇园艺公司,开始了他在中国西部长达12年的植物采集历程。

1899年春,威尔逊乘船前往香港,再进入中国内地。他此行的目的只为寻找一棵树——著名的观赏植物珙桐。珙桐又被称为“中国鸽子树”,是与大熊猫同时期遗存的古老物种。自1869年法国传教士达维在四川发现珙桐后,西方园艺界一直想引进这种植物。

这趟中国之旅,威尔逊还有意外收获。1900年2月,他在宜昌西南部考察时,发现了中华猕猴桃。他将这种植物介绍到西方,今天已经成为新西兰重要的出口水果。

离开宜昌,威尔逊南下至巴东。一天,在潮湿的树林里,他被一根横着的树杈绊倒,当他爬起来抬头看时,惊喜地发现眼前这株枝叶茂密的植物,似有白鸽栖息枝头。揉揉眼睛仔细观瞧,原来是叶片之间绽开的花朵。手掌般大小的苞片,成双成对,托着球状的花序,随着微风轻轻舞动。这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珙桐啊!

1903年,为收集一种罂粟科植物全缘绿绒蒿,威尔逊沿“茶马古道”到达康定,向折多山进发,到达海拔3000米时,突降冰雹,威尔逊只得借宿在当地农户家。那是一间漏雨的小屋,里面几乎是一片水泽。威尔逊把这个夜晚写进了日记:“我一躺下,一滴雨水便落进我的眼睛;我翻了翻身,一滴雨水又落进我的耳朵,翻来覆去都逃不开。” 黎明前,威尔逊被冻醒了,身上的毛毯早已滚落到地上,毛毯下面不断发出奇怪的声响。他掀开毛毯,4只冻得瑟瑟发抖的鸡正躲在里面取暖。

第二天,威尔逊继续向海拔3300米处进发。在一片开阔地带,他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全缘绿绒蒿,嫩黄的花朵闪烁着绸缎般的光泽。威尔逊紧走几步,捧起“黄色罂粟花”贴在胸前。

秋天威尔逊派人回到这里,成功地收集到了种子。从此,全缘绿绒蒿便成为西方家喻户晓的观赏花卉。

威尔逊回到英国后,维奇公司特地用5块纯金片和41颗钻石,制成一枚“黄色罂粟花”形状的胸针赠予他,以表彰他对园艺学的贡献。

1906年5月,威尔逊第一个孩子出生那天,他采自康定的一种报春花属植物也开花了,他将这种植物取名为香海仙报春(Primula Wilsoni),又称威尔逊报春。7个月后,他与哈佛大学签订了协议,开始第三次中国之行。

1908年初夏,威尔逊在岷江河谷成功引种了紫金莲和岷江百合。紫金莲是一种开着富丽蓝色小花的灌木,而岷江百合后来几乎成了英国家家户户栽植的园艺花卉。

1910年3月,威尔逊第四次来到中国,到达成都。天府之城的繁华让威尔逊流连忘返,将其称为“中国西部的花园”。8月初,在位于岷山主峰雪宝顶脚下的黄龙寺,威尔逊发现了美丽的黄花杓兰。此花高贵典雅,被西方园艺界誉称为“高傲的玛格丽特”。

9月,威尔逊在河谷边遭遇山体塌方,右脚被石块砸断。一个月后等他到达上海时伤口已严重感染,他的右脚落下了终生残疾。

尽管在中国西部遭遇了难以想象的困苦,但大自然也给了他丰厚的回报。他从中国引种了200多种花卉和上百种树木。这些中国原生植物,成为西方上千种园艺植物的祖先。

威尔逊不禁感慨:“如果没有早先从中国大花园引进的品种,我们今天的园林和花卉资源将是何等可怜。”

威尔逊到中国考察的时期,甲午战争刚刚平息,风雨陆沉,民生凋敝。12年间,威尔逊见到了瑰丽的植物王国,也见证了中国的苦难。

1903年,他乘小船穿过三峡时,船上的一个纤夫被另一条大船撞入江中淹死了。大船船主非但不停船救助,反而扬帆逃跑。威尔逊立即乘船追赶,将船主告到巫山县官府。在威尔逊的帮助下,官司虽然赢了,但死者仅获得6400个小钱和一副棺材的赔偿,其余赔款都被当地官员揣进了腰包。

在茶马古道上,他看见瘦弱的苦力背着像小山一样高的茶包,每走百米就停下来大口喘着粗气。威尔逊让他们卸下茶包休息,其中最重的一个竟有140公斤!威尔逊的心震颤了,这是“一种不能想象的残忍劳动”。

威尔逊自己也是苦孩子出身,贫苦的中国百姓总是唤起他的记忆。在中国考察期间,他先后雇佣过几十个人挑运器材。他总是事前和他们签订合同,从不拖欠工资。

他不顾自己植物学家的身份,曾撰文严厉批评英国政府指使东印度公司在中国贩卖。人们把他叫做“中国的威尔逊”。

1926年,威尔逊的著作《中国——园林之母》在美国出版,当时他是哈佛大学植物研究所所长。四年后的10月15日,他携妻子在波士顿郊区突遇车祸,汽车冲下40英尺的堤坝,他和妻子从此长眠在一起,享年54岁。(印开蒲 路琰 )(印开蒲为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